从北京南到天津南:大红门里的双城记

对于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的商户们来说,这半年实在有些煎熬。在考察了河北保定白沟、廊坊永清以及天津西青区之后,周秀娟在地处高铁天津南站附近的天津卓尔电商城订下了3000平方米的铺位。


对于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的商户们来说,这半年实在有些煎熬。尽管从2009年北京市发布南城开发计划后,商户们便隐约感觉到离搬迁不远了,但真正的焦虑,却始于今年年初的北京“两会”后,大红门外迁的传言和新闻报道接踵而至。


年初,京津冀一体化被当作了中央的“一号工程”,而以批发市场等为代表的商贸物流业成为突破口,率先纳入京津冀一体化的重点领域。动批、大红门、新发地等京城著名商贸物流业态的去向,一时间被推至舆论的焦点。


红门鞋城的商户周秀娟,正是焦虑人群中的一个,这几个月她一直忙着在北京周边寻找新的店面。周秀娟的公司藏身于大红门和义街道的一个大院里,租期未到,也尚未接到政府要求迁移的通知,但和很多商户一样,未雨绸缪是必须的。


在考察了河北保定白沟、廊坊永清以及天津西青区之后,周秀娟在地处高铁天津南站附近的天津卓尔电商城订下了3000平方米的铺位。与此前永清等地的大热不同,天津正在不声不响地抢夺北京批发市场的外迁资源,上演着一出新版的“京津双城记”。


就在周秀娟订下天津卓尔电商城的铺位时,有媒体报道,天津正积极承接首都功能转移,加强规划建设,完善基础设施,重点发展电子商务、现代物流、科技创新,并已向中央上报“国家行政副中心”的规划方案。在京津冀一体化中一度置身事外长期失语的天津,最后关头亮出了底牌。


“看来选对了。”周秀娟说。


北京急于瘦身


自2010年提出建设“世界城市”的目标之后,日益拥堵的北京便开始了人口调控计划。散落在京城四处超过1000家的商品批发交易市场,被北京市政府方面认为是聚集外来人口和车辆的一个重要载体,整治和外迁工作提上日程。


在北京动物园对面,就是京城白领及时尚界人士的淘货热点:“动批”。这个热闹的服装交易集散地,汇集了近10个批发市场。而在北京南站附近的大红门,同样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服装交易集散地,共有近40个服装、纺织品市场。


受行业性质影响,这些批发市场往往人流较大。大量的商品进出,也易导致交通拥堵,尤其是每到节假日或者是服装换季时节。这些老批发市场的存在,也给当地的消防、治安带来了很大的压力,用官方的话说,严重阻碍了城市的发展。


每天一早四五点钟的时候,这些著名的批发市场就开始了一天的繁忙,来自全国各地尤其是北方地区的进货商们便聚集在此。这些地区市场过于集中,配套规划滞后,导致停车位明显不足,乱停车现象严重,交通瘫痪现象时有发生。


也因此,动批、大红门等被列入整治和外迁的优先顺序。政府前期的调研发现,在这些批发市场从业、进货和买货的基本都是外地人。以木樨园大红门一线的服装市场为例,5万余家商户在此经营,服装纺织行业从业人员超过10万人。


大红门服装商贸城的一位导购也透露,这里的散客不多,基本都是来批发的。批发商主要来自山东的临沂、枣庄,河北的沧州、保定,辽宁的营口,内蒙古的包头等地。只有在木樨园的百荣世贸商场,才有更多的北京散客消费者。


而从业者中以浙商居多。周秀娟便来自温州永嘉,2005年她在红门鞋城租下了一个十几平方米的摊档,经营鞋类和服装的批发和零售。近十年时间,周秀娟的生意快速发展,已从一个小摊档发展为国内某知名童装品牌的华北总代理商。


但对于大红门来说,周依然是一个后来者。今年68岁的温州乐清人卢必泽,1984年就来到了北京。他见证和参与了大红门市场的发展和不断壮大。早期,政府与浙商之间进行了长达十年的“清理—逃跑—回潮—再清理”的拉锯战。


1992年,当地政府才认识到大红门地区的市场力量,开始尝试着改变既有的管理思维,建专业市场,探索与浙商们“和谐共荣”的发展模式。大红门服装市场至此真正成型。


不过,这个当初更多依靠市场力量自发形成的商圈,由于政府规划的滞后,如今已弊病丛生。城区土地资源日益稀缺,寸土寸金,这些批发市场被认为占据了大量的优质资源。


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陈秀山就表示,北京中心城区为了GDP增长需要,长期包容这些批发市场的发展,不仅加剧了拥堵程度,更是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。“以业控人”是北京人口调控的主要方式,外迁批发市场就是调整产业结构。


事实上,北京之所以会容纳如此多的批发市场,并成为华北地区的商贸物流集散中心,与其城市定位相关。在GDP政绩观之下,北京不仅仅满足于做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等,甚至一度抢走了天津“北方经济中心”的地位。


北京迅速做大的同时,不仅对京津冀区域内其他城市产生巨大的虹吸效应,也使自身的城市职能逐渐扭曲,比如,这里既有中国最为前沿的科技产业,也有最为原始的集贸批发市场。而今,北京急需做的就是对这些城市职能尽快“瘦身”。


弃河北选天津


其实,从历史上来看,北京与天津就曾存在过功能协调互补的状态:北京一直是政治和文化中心,天津则主要承担经济职能。去年,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天津调研时曾提出,要谱写新时期社会主义现代化的“京津双城记”。


这被认为是要打破目前京津冀区域中北京一家独大状态、建立京津双核的开始。但就津冀两地的优势比较而言,天津倚滨海新区之便,尤其是以天津港为核心的大物流体系的构建,在承接北京产业外溢尤其是商贸物流产业当中,可能更占优势。


作为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包括服装批发市场外迁在内的产业转移工作日益受到河北、天津相关部门的重视,但是,产业的转移不能指望政府的政令,相关流入地的软硬件设施是否到位,是产业转移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。


这一点,大红门的商户们体会更深。过去的一个多月以来,外迁消息甚嚣尘上,令商户们很是纠结。三地为了竞争北京批发市场的外迁,纷纷祭出利器。


5月初,保定市市长马誉峰亲自赴京宣传白沟。作为中国北方著名的箱包之城,白沟的优势是,在箱包的加工和批发上,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。保定市政府甚至开出了优惠条件:迁移到白沟的经营者,五年之内免税。


廊坊市下辖的永清县,更是直接用商户的实际行动来说话。5月16日,永清台湾工业城管委会举行签约仪式,来自北京大红门的8家主力市场,当场宣布正式签约永清国际服装城。


天津是后来者,出手自然不俗。6月18日,天津市西青区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,将全面支持天津卓尔电商城建设和运营,并推出税收、工商、子女入学、商户落户在内的多项优惠政策,争取全面承接北京动批、大红门等市场外迁。


周秀娟在这三地的宣传阵势中并未慌神,她先后考察了新闻报道里频频出现的保定白沟和廊坊永清。“那里现在还只是像农村一样啊!”她担心地说,“要多少年才会有城市的样子。”而与北京同为直辖市的天津,消除了周秀娟的这一担忧。


位于大红门中心位置的北京世纪丹陛华综合市场,有1800多个商户面临着周秀娟式的选择难题。而这1800个商户背后,维系着数千个家庭。对于这些大多数已经生根在北京的人来说,都有着同样的困惑:河北与北京的差距太大。


大红门商户徐盛发曾应白沟方面邀请实地考察过,但他觉得位置并不理想—在一个老的商贸市场中,而且是在中心城区,未来发展局限性太大。而他去永清考察的结果则是,“那个市场更多的还是一个概念,根本还没有做好准备。”


无论是永清还是白沟,各项公共服务设施的完善,或许还需要一个过程,子女的教育、老人的医疗,都是有待解决的问题。“让他们突然转到永清或白沟去,心理落差会较大,天津毕竟还是个大城市。”天津卓尔电商城招商总经理曹天斌说。


天津市西青区政府方面的人士透露,他们在与北京的沟通中发现,当地对于市场的外迁非常急迫,河北永清、白沟等地虽承接意愿强烈,但基础设施、交通等各方面尚欠缺,未必能吸引大部分商户,会导致外迁进程缓慢。


北京方面希望,作为直辖市的天津能发挥毗邻北京、基础设施更为完善的优势,吸引这些商户尽快迁往天津。西青区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进程中,尤其是在商贸流通一体化领域,天津将结合自身的特点,发挥出天津应有的优势。


京津双城猜想


尽管三地政府都与北京有关方面签订了协议,但最终还是市场说了算,决定权在商户的手中。


“市场不是简单的店面搬迁问题,需要相配套的水、电、路、气、交通等设施,天津卓尔电商城相应的配套设施显然比其他地方要好。”曹天斌说。


从北京的大红门出发到天津的卓尔电商城考察,周秀娟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。高铁从北京南站到天津南站仅需34分钟,而大红门到北京南站,电商城到天津南站,打车十分钟不到。“就是开车,走高速也就一个多小时。”周秀娟说。


天津卓尔电商城便利的交通和区位优势,让周秀娟感觉,即便她到天津之后,也没有远离生活了多年的北京。几次考察,已经让周秀娟提前感受到了“京津双城”的生活模式,焦虑渐渐消退。


对于周秀娟来说,从北京南到天津南仅需半小时,但对于两地政府而言,一体化进程却走了十年有余,仍在路上。所幸的是,打造新时期的“京津双城记”,已经成为国家层面的战略任务。根据《投资时报》记者的了解,即将出台的京津冀一体化规划中,天津“北方经济中心”的地位将被大幅强化。


天津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副院长刘刚认为,京津协同发展的前提是必须还天津北方经济中心的功能定位,而北京则需要不断瘦身。“在明晰各自城市发展功能定位的基础上,才会存在京津协同发展、打造现代‘双城记’的可能。”刘刚说。


还天津北方经济中心的功能定位,其中自然包括天津成为北方地区商贸物流集散中心的发展目标。事实上,2013年,京津两地已经签署了囊括十大方面的合作协议,其中交通、物流、科技、环境、旅游五个方面格外抢眼。


西青区的计划是,利用“京津双城”优势,承接北京的商贸物流,替北京的城市功能瘦身,并在不影响京城居民购物体验的基础上,促进京津冀一体化的进程。而其辖区内的天津卓尔电商城项目,正是京津冀一体化商贸物流突破口的排头兵。


这个总投资150亿元、占地2000亩、建筑面积300万平方米的项目将分五期建设,今年年底六栋商业广场可全部封顶。


据曹天斌介绍,卓尔电商城所在的西青区是一个高校林立、人才聚集的智力高地,有着天津大学城、天津滨海高新区及华苑产业园区。天津南站交通枢纽区域也将建成中心商务区,未来天津新地标、亚洲最高楼“高银金融117大厦”就在区内。


与北京的动批和大红门一样,天津卓尔电商城不只是一个兼顾批发和零售的业态,还将打造“体验式”商业模式。


与普通批发市场不同的是,卓尔电商城结合线上、线下优势,将通过互联网手段打造中国首家O2O大型商贸物流中心。据透露,目前项目已与义乌、杭州等市场商户达成入驻意向,也与动批、大红门等市场的一些主力商户达成合作意向。


与北京动批、大红门市场自发形成导致规划滞后不同,天津卓尔电商城从一开始就高规格、高标准规划,摒弃了传统商品批发市场“低、小、散”的特点,从而规避了目前北京批发市场出现的“堵、乱”等弊端。


曹天斌对此很是自信。


专家认为,借助国家给出的不同定位,以商贸物流作为突破口,京津通力合作,打造首都经济圈的“双核”,势必会带来中国经济第三极的突围。


而在国家战略背景之下,一批市场的搬迁,势必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。这种行政之手与市场力量结合所带来的效应,会是正能量吗?


周秀娟说,她在天津,找到了答案。


智慧彩票 欢乐生肖 粤淘彩票 盈盈彩票 纵达彩票官网 欢乐生肖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纵达彩票官网 纵购彩票 趣购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