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妃甸再演大招商:逐一建档北京外迁产业项目
  去年5月,曹妃甸确立了“一二三产业并举、大中小项目齐上,引资引智引技相结合、央企名企外企一起抓”的招商策略。在此后一年时间,曹妃甸着力寻找并对接北京产业转移的项目。截至2013年年底,已有19家中央企业和北京企业落户曹妃甸,投资规模1446亿元。
  
  “我们组织了60人的专业队伍,分成四组,把北京可能外迁转移的产业、项目逐一走访并建立档案。通过摸排、走访400多个产业项目,我们做到心中有底,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。”曹妃甸区副区长、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张贵宝称,目前有4家中关村企业在曹妃甸落地,还有10家在洽谈之中,有的合作协议已经签署。
  
  记者在实地探访中发现,由于发展历经波折,诸多基础设施尚待完善,以及竞争者的出现,曹妃甸的港口优势似乎还有待加强和挖掘。
  
  “一二三产业并举、
  
  大中小项目齐上”
  
  曹妃甸距唐山市中心80公里,离北京220公里,到天津120公里,系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。从2003年开始基础建设,到2009年金融危机冲击下的逆势扩张,再到2013年因资金面紧张部分项目被迫停工,曹妃甸,这个曾经的“河北省一号工程”,已几经起伏。
  
  从唐山火车站到曹妃甸港,惟一的公共交通工具是大巴,一个半小时的行程,票价32元。
  
  “刚来曹妃甸的时候,我们从来没有担心过楼下的停车位,但今年以来,工业区的人口逐渐增多,许多住户也都开始买车,如今的停车位都成了问题。”当地一位居民这样谈论曹妃甸的热度。
  
  在京津冀一体化建设背景下,曹妃甸正在着力寻找北京的产业转移项目。
  
  面对早报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,曹妃甸区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称:“招商局的领导都在外忙招商,我们也很难联系到对方。”
  
  2013年5月,曹妃甸确立了“一二三产业并举、大中小项目齐上,引资引智引技相结合、央企名企外企一起抓”的招商策略。截至2013年年底,已有19家中央企业和北京企业落户曹妃甸,投资规模1446亿元。
  
  曹妃甸区副区长、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张贵宝称,“我们组织了60人的专业队伍,分成四组,把北京可能外迁转移的产业、项目逐一走访并建立档案。通过摸排、走访400多家的产业项目,我们做到心中有底,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。”他表示,目前有4家中关村企业在曹妃甸落地,还有10家在洽谈之中,有的合作协议已经签署。
  
  一知情人士表示,曹妃甸招商并非十分艰难,“去年韩国浦项钢铁计划在中国建厂,曹妃甸凭借自身的资源与运输优势,成为了其心仪的落户地,但由于河北地区钢铁产能过剩,因此该项目最终落地重庆。”
  
  该人士称,投资规模类似浦项的项目对曹妃甸来说并不少见。
  
  “当初海清源选择入驻曹妃甸,主要就是看中了国家对曹妃甸的扶持力度。”唐山曹妃甸海清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福顺告诉早报记者,将海水变为淡水向北京供应,能够大大缓解京津地区的用水压力。
  
  此外,首钢二期项目所依托的河北钢铁结构调整方案已经上报;华润电力一期项目于2009年7月并网运行,二期项目的环评报告已经上报。
  
  部分当地官员认为,曹妃甸自身的港口、土地等方面优势,在承接产业转移、先进技术引进、才智交流等方面将与京冀开展全方位的对接合作,争取更多的大型央企和知名民企投资曹妃甸。
  
  一座大桥的烂尾风波
  
  而就在一年之前,外界对曹妃甸的评价中,还时常引入“烂尾”等词汇。
  
  曹妃甸为一带状沙岛,相传唐太宗东征时,一随行的曹姓妃子安葬于此,故建曹妃殿以纪念。因“殿”与“甸”同音,渐有曹妃甸之称。因为区位优势,曹妃甸一直被视为承接北京产业转移的一个目的地。
  
  2012年7月,经国务院批准设立,曹妃甸成为唐山的市辖区,面积为1943平方公里。其中,曹妃甸工业区作为开发建设的主战场,规划面积为380平方公里(陆域310平方公里、水域70平方公里),此时的曹妃甸与当初荒凉小岛相比已发展扩张近百倍。
  
  “10年之前,曹妃甸仅是渤海湾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带状荒凉沙岛,涨潮时候的面积不足4平方公里,其真正的开发建设开始于2003年。”
  
  据当地人称,2003开始的三年间,曹妃甸的建设集中在通港路上,由于是先填海后造路,难度和时间跨度都很大。
  
  而后,随着曹妃甸填海造地工程的展开,一些企业便开始搬迁入驻于此。2005年曹妃甸以首钢搬迁为标志,拉开了首都功能疏解的大幕。此后的2007年,首钢京唐公司正式开工建设,成为入驻曹妃甸最早的大型企业。
  
  不过,这座号称河北经济第一增长极的港口小城,发展并非一帆风顺。
  
  2009年,在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冲击下,刚完成基础建设不久的曹妃甸,在大举产业招商阶段迎来第一个危机。彼时,不少媒体报道中均提及,当地政府对于产业规划的“高大上”取向,一度导致诸多项目旁落天津。在项目拉动力不足之际,曹妃甸一度遭遇债务危机的质疑。
  
  2013年,曹妃甸部分项目再次因资金问题被迫停工。譬如,唐山湾生态城(编注:曹妃甸工业区的配套城区)重要的在建基础交通设施——滦曹大桥。
  
  “其实大家没有必要纠结于这么一座桥,这或是别有用心的人唱衰曹妃甸的一个噱头,滦曹大桥在今年年底就能够竣工通车。”曹妃甸区委相关人士现在如此回应。
  
  据早报记者了解,唐山湾生态城人工河大桥(滦曹大桥)2010年开工之初由曹妃甸生态城投资集团投资建设,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建,施工合同价为5798万元,但建设中途由于资金等方面问题,工程于2011年5月停工,完工时工程投资2695万元。2014年1月,滦曹大桥重新启动,由唐山湾生态城城市建设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建设,北京城建道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建。
  
  早报记者近日看到的景象是,目前大桥的20个桥墩已经建成,最中间的桥墩部分开始了桥面的基础建设,大桥南面的辅桥部分也已经开工。
  
  而对于“债务危机”,唐山市曹妃甸区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郝柏林3月曾对媒体称,2013年曹妃甸的发展并没有停滞,还维持了一个适度的发展,“2013年我们完成了140.9亿元的融资总额。”
  
  据郝柏林介绍,曹妃甸融资的速度远低于发展与建设速度,因此资金始终处在紧张的状态下。“目前曹妃甸的债务总量为390.6亿元,按照贷款合同约定,到2024年贷款全部到期,共计产生贷款利息101.2亿元,两项合计需要还本付息491.8亿元。根据分年度资金收支测算情况,国家开发银行评估结果是,2016年曹妃甸的负债可达到平衡。”在此之前,郝柏林曾对媒体一再表示:“我们没有一笔不良资产。”
  
  2013年,曹妃甸共实施亿元以上项目170个,总投资2500亿元,当年完成投资额650亿元。
  
  惟一的“百货大楼”
  
  与两所大学
  
  相比这些巨额投资数据,当地一些生意人对曹妃甸投资热度的感受似乎并不明显。
  
  “来到曹妃甸快两年了,感觉这里的发展的确有些慢。”家住“三加”位置、和老公一起从北京来曹妃甸做餐饮生意的刘姓女老板说。
  
  曹妃甸每填海造地一公里,当地人称之为“一加”。从大巴车驶下高速进入曹妃甸区开始为“零加”,一直延伸到曹妃甸最南端的矿石码头三期“十八加”。曹妃甸工业区管委会和曹妃甸医院就坐落在“三加”位置,因此这里也成为了曹妃甸工业区最繁华的地区。
  
  “一层楼的小型综合超市是曹妃甸这里惟一的‘百货大楼’,生活用品方面的供应并不齐全,若需进行全方位的购物,需到工业区周边的唐海县城。”刘女士称。
  
  在被问及是否定居曹妃甸时,刘女士说:“我们在这里已经买房,现在回想有些后悔,毕竟我们不是本地人。总要工作稳定了才会考虑定居,但如今看来,是否定居还要看曹妃甸今后的发展状况。”
  
  刘女士说,这两年的餐饮生意不好做,“曹妃甸的人口不多,虽然今年以来人口较之前增加不少,但这里交通不便,工业区里基本找不到正规的出租车,再加上配套的基础设施也不完善,能有多少人愿意来呢?”
  
  “这里的餐饮酒店基本上都在亏损,我们还算亏损面较小的一家。”她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  
  一名李姓打工者还提到,曹妃甸医院的资源较为有限,许多科室条件并不完善。“伤风感冒等小毛病一般也不会去医院,而如鼻炎等问题就得到唐海县城的医院或唐山市医院去治疗。”
  
  曾按照二级甲等医院标准规划建设、占地面积5万平方米、总投资3.8亿元的曹妃甸工人医院,位于“三加”中山路与华安道交叉口的东北侧。
  
  早报记者近日看到,该医院主楼已经闲置,几块旧木板遮挡着主楼一楼一面已经破碎的玻璃墙面,一条两层长廊连接着主楼和东侧辅楼,长廊的一层已被蓝色的建筑施工围挡圈起,二层时而有护士对外探头张望。据了解,目前曹妃甸工人医院仅东侧体检楼正常运营对外开放。
  
  与曹妃甸工人医院一街之隔,位于“三加”中山路与华安道交叉口西北侧的曹妃甸临港商务区实验学校,目前在校学生约160人。据了解,该学校有小学部和中学部,中学部目前尚未招生。
  
  除此之外,曹妃甸还计划引入两所高校。其中,规划占地1644亩的唐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正在建设。目前教学楼、图书行政楼以及学生公寓都已封顶,施工方正进行着楼体内外装修、校园内道路及配套设施的建设。
  
  施工现场的一位负责人说,项目工期要求在今年9月前完工,教学楼主楼进展顺利,但其他设施建设进展较慢,“据说该学校今年就将投入使用,但我看有点悬。”
  
  早报记者拿到的一份文件显示,唐山工业职业技术学院预计于2014年7月完成建设,而另一所高校——河北联合大学也将于2015年秋季完成建设。
  
  将两所大学迁入唐山湾生态城,考量之一可能是拉动服务业。至少当地的生意人这么看,两所大学搬迁至此,生态城的入住师生就能达到7万人。
  
  目前,技术、文化创意产业、健康医疗、养老以及南部的旅游等服务产业,正是生态城招商的重点项目。
  
  “不要在单一时间点孤立地观察曹妃甸,这里太大了,要感受其变化需要在一个较长的时间段里去观察。”曹妃甸区委一名人士如是说。
  
  如何承接北京功能疏解
  
  曹妃甸的前景究竟如何?在京津冀一体化建设背景下,似乎很难马上得出结论。
  
  2014年2月,《关于设立曹妃甸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请示》提交至国务院。2014年全国“两会”期间,河北高层提出京津冀自贸区的建议,建议将天津自贸区和曹妃甸自贸区,打包进京津冀自贸区中。
  
  但对这一提议,天津方面一直未作正面回应。外界观点普遍认为,天津和广东将成为中国自贸区第二梯队中仅有的两名成员。
  
  此后的4月,曹妃甸递交的自贸区方案已批转至商务部等相关部委,目前正在就方案进行具体研究
  
 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认为,目前看,曹妃甸申请自贸区,最需要的就是做差异化。在其看来,通过审批呼声较高的是天津自贸区和粤港澳等自贸区,因为它们有着非常鲜明的特色。
  
  在孙立坚看来,北京的城市功能将逐渐外移,进而扩大到包括曹妃甸在内的河北等地区。“我认为,在北京的城市功能往河北地区延伸的过程中,首先应注重河北当地的城市化进程,加大城市化的建设,而非简单的造城运动。只有待城市化发展到一定程度,副都的功能及产业竞争力布局全部到位,才能够承担起疏解北京城市功能的作用。”
  
  值得一提的是,早几年率先迁入曹妃甸的首钢,一度遭遇连续4年亏损的尴尬。
  
  2005年,首钢搬离北京迁入河北唐山曹妃甸后,在当地成立了京唐公司,成为首钢旗下的重要分公司。2010年6月,首钢京唐钢铁厂一期主体工程竣工投产。然而,京唐公司成立之后便开始出现亏损。据报道,2009年、2010年、2011年,京唐公司分别净亏损5.3亿元、31.37亿元、51.41亿元,“加之2012年的亏损,该公司2009-2012年期间亏损超过100亿元”。
  
  对此,首钢京唐公司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明江告诉早报记者,近年来京唐公司的态势正有所好转,但近期公司的财务数据不便对外披露。
  
  有分析人士曾指出,首钢搬离北京之初,由于内部意见反复不一,使得首钢搬迁失去了最佳的机遇期;而首钢搬迁到曹妃甸后,重新建设的资金更是远超出之前预算;再加之首钢员工安置等一系列问题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首钢业务的发展。
  
  需要指出的是,在首都功能承接的这杯羹中,曹妃甸还有大量竞食者。其中,廊坊、保定都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
  
  今年5月,央视国际报道称,北京新机场将落地永定河北岸,即规划在北京市大兴区榆垡镇、礼贤镇和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之间。根据报告书,新机场可研上报项目的总投资高达860多亿元,其中机场工程总投资为799.87亿元。
  
  由此看来,未来打造承接北京产业转移的重要基地,曹妃甸的港口优势似乎还有待挖掘。
77彩票 爱乐透彩票 众鑫彩票 重庆欢乐生肖 中悦彩票官网 纵购彩票 纵购彩票官网 欢乐生肖 智慧彩票预测APP 众彩网彩票官网